小柒

p1来自不会画画的理科生x。
p2慎入。

“反正你也不想学,考完试你就回去算了。”
“问你爸要学费不给,你妈也说没有钱,你看谁还要你。”
“你以为人家是在真心实意的对你好?别人不过是看你没人管可怜。”
“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还管什么管。”
……

捞戏吧大概?几个月前写的,那时候不知道怎么写了句“你是没有心的吗”,现在想想算是一语成谶了吧hhhhhhhhh。

持续被这句话洗脑一个多小时之后突然想穿越回一个小时前回答句是,恩真的是对我而言特别棒的写照啊。




#反目成仇         

#负能致歉

“知道吗?苏泽就是个变态!”
“我怎么会瞎了眼跟他这种人做朋友!”
……

白日里听得话语在耳畔回响不绝。熟悉声调吐出的字句却使人如坠冰窟。

他是我高中两年来唯一一个,堪堪称得上是朋友的人。

素常见他明朗笑颜,乐观心态带得身边之人嘴角也能上扬几分。
他总与我笑闹,阳光洒了他一身一脸。

他有着我一向憧憬却找寻不到的东西。
满满的少年气。

可那一瞬我站在教室门前,保持着推门的动作忽然不知所措。
我听见我的朋友说,苏泽是个变态。
在他看见心理医生给我的诊断书以及我手臂上交错伤痕的几十分钟后。

我收回手转身上了天台。仲月的风凉意还未消退,席卷着点点雨滴直往衣领里钻。

身后传来推门声响。
“你果然在这里。”

我回头,在他眼里看见自己倒影。面色惨白失魂落魄。

“刚才我看见你了。说实话我一直觉得你很讨厌,”他走过来,同往常一样与我并肩。“我想不明白,你是没有心的吗?”

他偏头看向我,眉眼间依然是我熟悉的笑意。声音却渐渐凉下来。
“直到我看见那三个字,我突然就懂了。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你却没有任何回应,你本来就没有心啊。”

他亲昵的勾住我的肩膀,凑到我耳边轻飘飘丢下句厌恶随即转身离开。

我望着他的背影直至身影消失在台阶底部。
良久,缓缓蹲下抱住膝盖。

天真冷。

语c短打(x

呜呜呜太爱楚工了,n刷依然心疼死。

原著向瞎写,我可能是同体中最丑的那个。

*原著短打

韩越拖着我走出酒店时聚会尚未结束。磕磕绊绊出门瞬间余光瞥见另一边方散席的同事。几个年轻人勾肩搭背前行,面上洋溢的笑意席卷着满满的少年气砸上心头。

被韩越捏着右手腕踉踉跄跄前行直至被不由分说塞入车中,腕上疼得几乎失去知觉。

下意识带了满腔厌恶皱眉避开触碰,偏头看向窗外。

漆黑的夜色中闪耀的五彩霓虹灯给静默的夜增添了几分张扬。路边游人如织,三三两两并肩同行。

孩子牵着气球跟在父母身旁,情侣手挽手满面笑意,老人面容慈祥跟着家人。
一片繁盛荣华。

可这都是别人的,与我无关。

续 提灯看刺刀

可能是刀x

接原著番外结局

梦醒了。韩越猛然翻身坐起,身侧一片冰凉。

“不要在我的坟头哭”楚慈的那句话还历历在目。那个活生生的人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不过也没有人希望他回来。

京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韩二少得了空依然会跟斐志他们一起喝酒泡妞,有个名字再也不会有人提起。

只是偶尔路过那家科研所时,那个叱咤京都的韩家二少爷会愣上片刻。

却依然,没有一滴眼泪。